使得苏锐的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此时需要一个发

  珍而重之的把纸条给收好,苏锐便闭目睡去了。
 
    “美女,能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吗?”这时候,一个男人对空姐说道。
 
    这一次,苏锐坐的是头等舱,他终于没有再对自己吝啬一次。
 
    “抱歉,先生。”空姐很简单的拒绝了。
 
    而这个男人似乎还想不断的撩拨对方:“美女,我真的很喜欢你,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呢,下了飞机之后,能不能一起吃个饭?”
 
    那空姐显得很为难,只能尴尬的笑着:“先生,实在不好意思。”
 
    这是一架中等客机,巧合的是,头等舱竟是只有苏锐和这男人两个客人。
 
    这对话吵到了苏锐的睡眠,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这个骚扰空姐的男人不过二十来岁,面皮白净,头发上抹着半斤发胶,弄成了油光发亮的大背头。
 
    他的手腕上戴着一块百达翡丽腕表,如果是真的,价值就要上百万块了。
 
    这货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衬衫,看起来充满了东南亚的热带风情。
 
    不过,那看起来有点浮肿的眼袋,却说明这个家伙应该在酒色方面花了不少的时间。
 
    “先生,真的不好意思,真的,我们公司有规定的……”这名空姐非常的为难,她不断的道着歉,但是由于面前这位青年是头等舱的客人,还是他们公司的高级别会员,不能轻易得罪。
 
    否则的话,这家伙要是投诉到公司里面的话,无论过错在谁身上,这空姐都会受到处罚的。
 
    没想到,空姐的不断退让,使得这个白净青年反而变本加厉了,他一把抓住了空姐的雪白纤手,还不断的在人家的手背上面摩挲着:“美女,号码不留也没问题,等落地后一起约个饭呗?”
 
    “富二代啊,真够极品的。”苏锐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小。
 
    当然,话语之中带着浓烈的嘲讽意味。
 
    苏锐并不是对富二代这个群体施加嘲讽,而是单指眼前的白净年轻人。
 
    这么拉着空姐的手不放,像是什么样子?
 
    苏锐的声音并不小,因此这货清楚的听到了。
 
    “你说什么?”他转脸看向了苏锐。
 
    “如果想要追空姐,那就认真的追,你这么拉着人家的手不断吃豆腐,也算是个男人?”
 
    苏锐冷冷的说道。
 
    他是铁血出身,最看不惯这种凭借父辈攒下的金钱每天挥霍的家伙了,而且,你挥霍就挥霍好了,别去找别人的不自在啊。
 
    然而,偏偏有些人认为自己年少多金长得帅,没有他们搞不定的女人。
 
    “关你屁事?老子有钱,要你管?”
 
    这个年轻人竟然直接骂起来了!
 
    苏锐已经看出来了:“宿醉未醒呢?”
 
    确实如此,说话之间,这年轻人都会喷吐出一股很明显的酒气。
 
    估计是喝酒喝到了天亮,直接上了飞机。
 
    苏锐猜测,这货的素质应该本来就不高,再加上酒精的作用,直接对苏锐恶语相加了。
 
    不过,酒品即人品,看着这青年此时的表现,估计就算是没有喝多,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个空姐感激的看了苏锐一眼,可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混蛋东西,你特么的知不知道我是谁?敢这样对我说话,真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这个年轻人一出口就是那种最嚣张的话语。
 
    估摸着这人的背景应该还是比较硬的,否则这种行事方式,放在电视剧里,根本活不过两集。
 
    于是,苏锐便感慨的说了一句:“你能顺顺当当的活到现在,真的不容易啊。”
 
    确实,这家伙要是早点遇上苏锐,恐怕早就被打死打残了。
 
    “这样吧。”
 
    苏锐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如果从现在开始,到下飞机之前,你都不再开口讲话的话,那么我就让你今天顺顺利利的走出机场。”
 
    “嘿!我活了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别人这样对我讲话!哈哈哈!”这个青年就像是遇到了什么极有趣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说的话你不相信?”苏锐眯着眼睛,冷笑着回答。
 
    对方来了玩性,苏锐也同样如此。
    由于山本恭子那突如其来的离别,使得苏锐的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此时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而这个素质不怎么高的富二代是直接这样不开眼的撞到了枪口上——这货的运气太好了,下了飞机就该去买彩票。
 
    “哈哈哈!”这个青年还在哈哈大笑:“实话告诉你吧,你刚刚对我说的话,我要反过来再对你讲一遍。”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加重了语气:“你如果能够顺顺当当的走出机场,那么我就是个没用的废人!”
 
    说完,他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锐斜眼看了看他:“我刚刚有没有说过,让你在下飞机之前不再讲话?”
 
    “呵呵,你说的话,在我眼里跟放屁没什么两样,臭不可闻,臭不可闻哪。”这青年说起话来很粗俗。
 
    苏锐摇头笑了笑,也没再多讲话。
 
    有些人自己非要作死,真是拦都拦不住。
 
    那个青年看到苏锐竟然不吭声了,呵呵冷笑道:“没有实力,就不要装大尾巴狼了,等下了飞机,要你好看!”
 
    说完,他也转向了那个空姐:“小美人儿,你也是一样,放心,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爱上我的。”
 
    说罢,这青年竟然也闭上了眼睛,不再多说话了,看来是在盘算着该怎么在下机后好好的玩弄一下苏锐。
 
    那名空姐显然有些担心苏锐,她趁着送果汁的时候走到了苏锐的身边,递给了他一张小纸条。
 
    “很抱歉把您牵连进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苏锐看了看这纸条,对空姐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