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这层窗户纸早晚都要捅破早破一天就少受一

 那是难过,还是伤心,还是痛恨?
 
    宋雪娇攥着拳头,咬着嘴唇,指节已经被握的发白,嘴唇几乎被咬破出血!
 
    她万万没有想到,一直身处国外几个月不见的男朋友蒋毅搏,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和一个艳俗女子如此有伤风化的公然缠绵!
 
    宋雪娇真的快要崩溃了,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她平日里极少会哭,可是现在却有些忍不住泪水了!
 
    “一对狗男女。”
 
    宋雪娇咬着牙低声说道,然后握紧拳头,就要站起身来冲过去!
 
    “你不能过去!”
 
    苏锐一把按住了她的肩头!
 
    可是宋雪娇这种辣妹子此时见到男友当着自己的面出轨,跟别的女人缠绵成那个样子,心中怎么能忍,使劲挣扎着!这个时候,她正处于血冲脑门的关头,哪里还听得进去别人讲话?
 
    “我说过,你不能过去!”
 
    苏锐直接站起来,双手抱住她的身体,从远处看,他们竟也像是一对动作激烈的情侣!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宋雪娇依旧拼命挣扎着,她的声音不算小,但是由于蒋毅搏和那性感女人正在热吻缠绵中,根本没有听到这边的话。
 
    “你不能过去,我这是为了你好!”苏锐依旧紧紧的抱住宋雪娇,尽管这个女人的身材很火爆,但是他却没有什么旖旎的想法!
 
    “你放开我,放开我!”宋雪娇总是重复着这一句,她真的是个辣妹子,一脚又一脚踩在苏锐的脚上,让他疼的直吸冷气,可愣是不松手!
 
    宋雪娇挣扎的越厉害,苏锐就抱得越紧。
 
    是的,这就是他送给宋家小姐的礼物,这就是他准备的惊喜。
 
    句句如刀,刀刀见血,步步算计,终于彻底地把宋雪娇引入了必输的局面。
 
    在这个场景面前,宋雪娇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
 
    可是为什么现在的苏锐,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毅搏哥,你看,那小两口吵架了呢,哪像咱们那么甜蜜?那女人简直像个泼妇,真给她男人丢脸。”
 
    正靠在桌子上浑身酥软的暴露美女瞥了暴走的宋雪娇一眼,不屑的说道。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口中的那个女人,正是眼前男人的公认“正室”。
 
    虽然并没有嫁入蒋家,但是蒋毅搏和宋雪娇的关系在首都并不是秘密。
 
    而蒋毅搏则根本没有往那个方向看一眼,他的大手伸进女人的抹胸里,肆无忌惮的动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中色光大放:“哪有女人能和我的甜心比呢?看到你这模样,我真想立刻吃了你。”
 
    此时,宋雪娇挣扎的更加激烈:“我要过去,我要过去,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
 
    站在苏锐的角度,松开手放任宋雪娇和蒋毅搏去闹个天翻地覆,或许才应该是他的正确措施。
 
    也可以这么说,在来到君澜酒店之前,苏锐计划的就是这样,让这小两口闹个天崩地裂,宋雪娇也就根本无暇顾及与必康集团的争斗,甚至由此引发出蒋家和宋家的矛盾,前者对后者全力出手,在蒋家的重压之下,恐怕天祥集团也不能过安生日子!
 
    这才是苏锐在来到此地之前的真正计划!
 
    牵一发而动全身!
 
    按理说,人在战场上,不应该掺杂着个人感情!可是此时的苏锐却有些感性了,他发现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去对待一个女人,实在是有些不人道。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半途而废,在这里死死拦住了宋雪娇!
 
    如果他松开手,让宋雪娇直面蒋毅搏,这个性子颇烈的女人甚至会做出一些让人感觉到害怕的举动!
 
    苏锐真担心她会直接摔碎酒瓶拿着玻璃划手腕!
 
    宋雪娇拼命挣扎,已经是披头散发,甚至已经在苏锐的胳膊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可是后者却依旧不松手。
 
    苏锐也是被踩的着急,忽然蹲下身体,抱住宋雪娇的大腿,直接把这位千娇百媚却濒临暴走状态的女人给扛到了肩上!
 
    “服务生,给我开间房!”苏锐低吼道!
 
    “喂,毅搏哥,你看那个男人都猴急的耐不住性子了。”暴露女人媚声说道,此时的她也是面色潮红,被蒋毅搏逗的情难自已了。
 
    蒋毅搏早就急不可耐了,他四周看了看,这露台上除了己方二人之外,已是再无旁人,于是把手伸进女人的超短裙里,用力一扯!
 
    “我们就在这里解决问题吧!”蒋毅搏色眯眯的说道!
 
    …………
 
    苏锐的举动着实把服务生给吓了一大跳,心想这一男一女也太着急了些,刚才还吃饭吃的好好的,这就控制不住的要找个房间发泄了?
 
    虽然心中大肆腹诽,但服务生还是不敢怠慢,立刻给苏锐安排好了房间。
 
    苏锐顾不得对服务生说谢谢,扛着不断挣扎的宋雪娇,就这样冲进了房间!
 
    “太着急了吧。”服务生对着房门直摇头,他在自行脑补房间内的喷血画面。
 
    这个时候,他光顾着遐想,却没注意到身旁已经站过来一个人。
 
    “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服务生想都没想就答道:“这一男一女也太猴急了,吃饭才吃到一半,男人就把女人扛起来说要开房间。”
 
    说到这儿,服务生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话说回来,那女人的身材确实比较劲爆,我看了都有种冲动……”
 
    只是,此时服务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一抬头,正好看到了秦悦然!
 
    “总……总经理,我没想到……没想到是你……”小服务生瞬间大汗淋漓!自己怎么就当着总经理的面说出了这种话!
 
    秦悦
    看到这个强势的女人如此伤心,苏锐也摇了摇头。
 
    说起来,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还是他,如果没有他事先让马塔调查出蒋毅搏的路线,并且把酒店安排在君澜的话,今天晚上也不会有这么一出西洋景了。
 
    可是,如果把全部责任推到苏锐的身上,也是非常不合理的,毕竟这层窗户纸早晚都要捅破,早破一天就少受一天的欺骗。
 
    宋雪娇真的很坚强,即便这样哭着,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啜泣声。
 
    无声流泪却更让人心碎。
 
    苏锐摇了摇头,在床边坐下来,这种时候,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只能陪着一起沉默。
 
    宋雪娇看着苏锐,轻轻抹了抹眼泪,目光之中绽放出来冷芒:“你真狠。”
 
    很显然,现在的宋雪娇已经看明白,这一切都是苏锐事先安排好的,这就是他口中的“惊喜”。
 
    可惜,只有“惊”,没有“喜”。
 
    苏锐继续苦笑,他并不是一个一狠到底的人,否则刚才就不会拉住宋雪娇,而是让她和蒋毅搏闹个天翻地覆去了。
 
    “你怎么忍心用这样的手段?”
 
    从一见面开始,宋雪娇就对苏锐的言语攻势表现的有些力不从心,对方的句句见血让她步步后退,苦苦支撑,现在她终于看清,苏锐这个人是多么的强大,把人性的弱点已经完完全全的钻研透了,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力敌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就算把宋家所有人捆绑在一起,也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我该恨你么?”宋雪娇冷冷看着苏锐。
 
    此时,她的耳边又回想起苏锐之前说过的话语——你一心想要嫁入豪门,豪门却对你若即若离。
 
    苏锐看着这个在短时间内就能恢复平静的女人,心中暗暗佩服她的心智,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能够遇到这样的情况,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恢复到这样的水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而宋雪娇却没有接,依旧盯着苏锐冷冷说道:“回答我,我该不该恨你?”
 
    苏锐扫了她一眼,说道:“你能不能把两条腿闭紧点再和我聊天?”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